首页都市言情第五部队之海盗王第四百四十一章 节 杀戮起

第四百四十一章 节 杀戮起

    镇元子苦笑道:“真没有想到接引与准提两位圣人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来,这不是在拿门下弟子的姓命冒险吗,难道他们不就怕一失手连最根本的西方大兴之势都将失去吗?”

    烛九阴不屑地说道:“镇元子,你落伍了,相比西方大兴区区一个弟子又算得了什么,难道你真得以为只有一个金蝉子可以行那取经之事吗,只要天道认可别说一个,就算十个八个也不成问题,死了一个还可以再派一个,有十个八个人总会有成功的!”

    烛九阴的这番话让镇元子则是无言以对,他张了几次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只能长叹一声,不过他的心里明白烛九阴说得没有错,这一切还真得就是那么回事,别说十个八个弟子,那怕是千八百个相对于西方大兴来说都不是回事!

    烛九阴没有兴趣与镇元子做太多的说明,对他来说西方的动作越快,对他也越有利,也能够让他为之高兴,时间不等人,烛九阴没有再与镇元子说什么,转身便离开了。.

    烛九阴做事都如此干净利落,镇元子自然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这方面浪费,烛九阴都在抓住时间修行,而他自然不能浪费自己的时间,于是也没有了再继续与后土祖巫相谈的心,便出言告辞,对他来说这一行已经是大有收获,正需要时间来消化,至于说西方发动了这一场变故,要提前开启大战,那是西方自己的事情,与他没有关系,实力为尊,适者生存,眼下最重要的是提升自身的修为,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后土祖巫也好,镇元子也罢,他们都保持了相当的默契,都没有提半句结盟的事情,免得彼此之间尴尬,这就是一场交易,没有任何其他目的交易,这就足够了。

    十数年的时间在修行者的眼中那是瞬息之事,转眼之间西方便安排好了一切,正式开始了佛法东传的大计,而这十数年中,无论是巫族也好,还是妖族也罢,以及人、阐、截三教弟子都十分安定,没有再起风波,不过整个三界却是一片的死寂,谁都明白大战很快就要来了,一个个都在这份安定之中拼命地安排着一切。

    西方自以为是高人一筹,提前开启了佛法东传之路,而人、阐、截三教早已经在西行的必经之路上准备好了一切,甚至是妖族都准备好了一切,就连那隐藏在暗中的神魔的手下都完全做好了一切准备,只等待着这一场决战的开始。

    正是因为大家都准备好了一切,所以三界之中稍有眼光之人都躲起来了,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去招惹麻烦,免得受那灭顶之灾。

    有些人可以沉得住气,比如人、阐、截三教弟子,可是有些人沉不住气,而那一直隐藏的鲲鹏便是其中之一,做为新生神魔的一员,鲲鹏等人十分清楚眼下这种情况中无论是西方也好,还是人、阐、截三教弟子也罢,他们都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只等着自己这些人自投落网,杀了他们抢夺那无上气运。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想要取胜那就得把这滩水给搅混,只有混水方才能够摸鱼,很快在妖族之中则是传出来一个让人为之疯狂的消息,取经之人有大气运,大功德,若是能吃取经人一块肉便能长生不老,永生不灭。

    就这么一句让人好笑的话,一句经不起推敲的话却是让整个妖族为之疯狂,特别那些小妖,一个个都想要拼命吃上一口取经人的肉,以求自己永生不灭。

    在圣人的眼中,那怕是准圣的眼中都十分清楚这句话有多可笑,一个区区的取经之人便能够长生不老,永生不灭,那他们这些人还修行干什么,就连准圣都不敢说自己永生不灭,区区一个取经人之血肉便能够做到这一点,这不是吹牛是什么,可就这么一句假得不能再假的话却让许多妖族十分相信,原因很简单,如今的妖族已经失去了当年的血姓,更没有了当年那份奋斗的精神,许多小妖根本就没有受到正规的修行指导,只知道当年巫妖大战之中无数的妖族可以通过吞噬人族的血肉来突破自身修为,而这取经之人有大气运、大功德,自己若是吃了取经人那就可以提升自身修为,可以永生不死。

    在表面上只是一句虚假之言,可是在妖族内部却成了一句大多数人都相信的话,谎言说多了那就会成为事实,一开始只是一些小妖这么想,可是随着传得越来越玄,知道的人越来越多,那些妖族的中流高手也相信了这番谎言,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准备要掠夺取经之人,吃了他的血肉好永生不死。

    妖族的变化如何能够瞒得过女娲娘娘,虽然说女娲娘娘为妖族圣人,手持‘招妖幡’,掌握着妖族的生杀大权,可是在这件事情上让她却是无力控制,‘招妖幡’虽然十分了得,可是那只是针对于当年妖族之中高层之人,对于那些新生代的小妖,‘招妖幡’丝毫没有半点用处,而且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如此的诱惑之下整个妖族都已经疯狂了,这个时候女娲娘娘要是站出来阻止,那妖族这些新生代的力量便会全部倒向鲲鹏的一边,没有人再会听从女娲娘娘的命令。

    看着妖族的变化,女娲娘娘不由地怒声骂道:“鲲鹏,你真是一个阴险狡诈之徒,这等无耻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真是不当人子,竟然连自己的族人都不放过!”

    骂有什么用,事情已经发生了,由不得你做主,女娲娘娘再愤怒也是于事无补的,对于三清来说,这样的事情他们可是十分愿意看到,至少如此以来有妖族冲锋在前,能够让他们省下许多的力气,也没有人去同情女娲娘娘。

    这一场风波,对于烛九阴来说他的目光不是那些小小的妖族,而是针对于鲲鹏这些人,他想要快速冲破自我,迅速地积累起庞大的法力,让自己能够成功成就准圣之尊,便需要掠夺,掠夺鲲鹏这些人的法力,至于说那些爪牙,烛九阴虽然不能动手,巫族也不便出手,可是烛九阴还有一个弟子,精卫,地皇神农氏之女。

    对于精卫,烛九阴可是没有少费心,短短这么多年过去了,精卫则是完全得到了烛九阴的传承,从一个小小的人族成为了一位大巫的存在,如此的修行速度那是惊人的,一身时间法则那是掌握自如。

    仅仅只是精卫便有这样的突破,而巫族之中大巫更是数不胜数,这便是巫族的底蕴,有这份底蕴,也是烛九阴可以放心巫族的依伥,虽然说大巫的实力有高有低,但是实力再你的大巫都可以匹敌大罗金仙初期的修道者,而刑天等那些巫妖大战便存在的大巫一个个都到了大巫的巅峰,只差一步便可以成就准圣,也就是祖巫的存在,如此强大的实力那是三界之中任何一方都无法抵挡的。

    西方开启了佛法东传的大业,让那观音菩萨前去东土大唐,去主持大局,而烛九阴则是将精卫召到自己的眼前,虽然说精卫是地皇神农氏之女,可是如今她的身体之中却是流淌着烛九阴的血脉,传承着烛九阴时间祖巫的道统,对于精卫,烛九阴可是十分重视,这份重视并不是为了拉拢地皇神农氏,也不是为了影响人族,而是来源于血脉之中的感情。

    在整个巫族之中传承着烛九阴时间法则的部落的巫族那是很少,可是谁都不得不承认,同等情况之下时间大巫要强于其他大巫,时间神通有着无匹的杀伤力。

    看着精卫,烛九阴的心里则是有着一份不一样的心情,烛九阴可以在任何人面前狠得下心肠来,可是在精卫的面前却做不到,那是血脉的相连。

    烛九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精卫,你随我修行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如今三界大乱,对于很多人来说那是一场大危机,可是在危机之中却是有大机缘,天大的机缘不是你所能够去参与的,不过其中小的机遇却十分适合你,佛法东传有大功德,你虽然有你父地皇神农氏的气运庇护,可是如今你已经是大巫之身,而人族如今已经断绝了与巫族的那份联系,地皇神农氏的气运已经很难庇护于你,而为师仇家遍布三界,你想要自保那只能自己去争取,为师准备让你暗中随取经之人同行,借那妖族之手来磨练自身,毕竟你空有大巫的修为,却没有大巫应有的战斗能力。”

    精卫虽然是地皇神农氏之女,可是她不同于一般的人,对于人族与巫族之间的关系那是一清二楚,其实用不着烛九阴说,她也明白人族的背信弃义是不对的,不过在这种族之争中她却不能说什么,自从人族与巫族断了关系之后,精卫也去过几次人族,也见过几次地皇神农氏,可是她能够清楚地感受得到其他人对自己的排斥,可是在巫族之中精卫却是有如公主一样活得很开心,这种差距更是让精卫偏向于巫族,对于烛九阴的安排,她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犹豫,急声说道:“老师,我一切都听你的安排!”

    烛九阴淡然一笑说道:“精卫,这件事情关系到你的前途,在三界大乱一起,整个三界将会无比的危险,现在乱象已生,你趁着大乱还没有开始去火云洞见一见你的父亲神农氏吧,等大乱一起,你再想去火洞云就不那么容易了!”

    烛九阴这番话则是说得没有错,大乱一起,再有人想上火云洞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重要的是精卫的身份则是很敏感,身为地皇神农氏之女,却是有着大巫之身,若是人、巫两教关系如同当年那样和谐,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如今人、巫两教已经是分道扬镳,若是等大乱一起精卫再去见神农氏那对谁都不是好事,烛九阴可不想让神农氏为难,在所有人皇之中,烛九阴最重视的便是神农氏与大禹王,其他人都有着太多的私心了。

    伏羲身为人皇,他虽然说是以人族为重,但是在对巫族与人族的关系之上,本能地排斥着巫族,因为他出身妖族,那怕是他已经立誓为人皇,可是他却忘不了自己当年是如何殒落在巫族之手,至于轩辕那就更不用说了,在他的心中自己为何成为三皇五帝之中修为最弱的存在,那都是因为巫族的原因。

    妖族的疯狂却是没有激起人族的杀机,人族在这一刻已经忘记了当年他们所立下的誓言,人族与妖族不死不休的血誓,在他们的眼中有得只是一个念头,要与诸圣合作去为人族争取一尊属于人族自己的圣人,为了这一点他们可以做任何的牺牲,甚至可以无视妖族的疯狂,在他们的眼中只要能够成功,所付出的一切代价都是值得地。

    所有人都只是看到了妖族的疯狂,并没有注意到人族的动向,若是以往妖族敢如此的疯狂,那必会遭受到人族的正面痛击,可是现在人族却对此视而不见,天庭同样如此,而人、阐、截三教弟子也是如此,至于巫族更是不会再去理会人族的死活,那与他们无关,别看妖族现在跳得挺欢,可是只要巫族愿意,那随时都可以大军出动给予妖族重创,横扫三界,毕竟巫族有这样的实力,也有这样的信心。

    一切事情都在进行着,巫族有巫族的打算,人族有人族的计划,而诸圣也是各有想法,天庭之上玉皇大帝则是按排了自己的心腹卷帘大将下界保护取经之人,也算是给西方与鸿钧道祖一个交待,太上老君则安排了自己的徒孙下界,最后西方二圣不知是想要拉拢龙族还是有其他的想法将最后一个机会给了龙族。

    (未完待续)

    [手机版 m..com]

推荐阅读
下一章 目录